文/吕默 “你看那边,好像是一个帆船队。”安娜老师说话时气息上提,有些她家乡意大利的味道。 课上到一半,安娜老师准会让米立看窗子外的湖。 “我认为你应该给两个人加点浪漫。”安娜老师又说。米立低头看到安娜修….
文/倾顾(来自鹿小姐) 世界如木马,旋转向前,她跌跌撞撞地落地,在他怀中,一时无法可想,只能接受他的爱。 作者有话说 这是一篇“甜文”,男主和女主真心相爱,彼此之间也没有第三者插足,可是他们跨不过去一道….
文/郁小词(来自《良人》) 东经13°25,北纬52°30,施普雷河注入哈弗尔河口处,施小黛失魂落魄得像朵从枝头凋落的杨花,没有方向地行走着。 Kantstr51,有家湘菜馆叫新长福,西蒙第一次见到施小黛就是在这家餐馆….
时光的岸,旖旎无限。回首,那年匆匆。我们还来不及说再见,便各奔东西。翻阅泛黄的照片,亦清晰亦模糊。泪光笑影中,时光依旧,我依旧,可,你去了哪里? ——烟雨疏疏 曾经的遇见,如我欣喜的那一眼旧词,在山水….
零零散散,是几枚枫的红,牵动了我想象沉思的梦,梦,很深,隔着几世的山水兼程,在这个秋里,凝落成我掌心的一瓣阳光,升腾出清清浅浅的暖。
起床这事在起床前是无比艰难的,思考着各种起床技术,想着生活如此艰辛,幻想着各种不起床的可能。但只要一咬牙坐起来,各种艰辛立刻成为云烟,起来了也就起来了。创业、结婚、面试、辞职,大致都是如此过程,发….
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cat by 左右 桂ICP备19003786号